所在位置:首頁 > 清風觀瀾 > 史鑒 >正文

不厚其棟,不能任重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雜志     日期:2019-10-15 09:28:02    

古人云:“一日立乎其位,則一日業乎其官。”意思是在位一天,就應盡責一日。那么,怎樣才能盡好職責?《國語·魯語》中講:“不厚其棟,不能任重。”這就告訴我們,為官從政不是混日子,需要過硬的能力素質作支撐。如同一幢樓房,不選擇粗大的木料做棟梁,就不能承受沉重的壓力,甚至可能墻倒屋塌。

據《蜀梼杌》記載,宋太祖兵臨城下,后蜀主孟昶命令大臣王昭遠領兵拒敵。一眾官員在都城外為他餞行,他醉酒之后,捋著袖子說:“我不僅僅要克敵,更要領著一群‘雕面惡少’,踏平中原。”行軍之時,王昭遠還喜歡手持一把鐵如意,自比諸葛孔明指揮諸軍,看起來十分威武。然而,到了戰場,一見兩兵布陣,黑云之勢,他頓時戰戰兢兢起來,躺在行軍的胡床上不起來,然后又脫了軍服逃竄,真是出盡了洋相。

“疾風識勁草,烈火見真金。”一個人的能力素質高不高,關鍵和危急時刻就能檢驗出來。晚清江山,風雨飄搖。道光繼位后,頗想重振大清雄風,自己帶頭做到“衣非三日不易”,要求“宮中用膳,每日不得超過四籃”,可謂發憤圖強。然而,怎奈朝中無“厚棟”之人,最終只能割地賠款、喪權辱國。

對英宣戰后,前鋒主將、湖南提督楊芳認為英艦能夠在風浪洶涌的海上用大炮命中目標,肯定有邪術。要破除邪術,必用穢物。于是,第一紙作戰命令竟是遍收馬桶,“載以木筏出御烏桶”。這一場鬧劇,結果可想而知,除了留下“糞桶尚言施妙計,穢聲傳遍粵城中”的惡名外,一敗涂地是肯定的。

大將如此無能,主帥奕山又怎樣呢?道光要奕山對英軍“分路兜剿,務使該夷片帆不返”。當時,從湖南、四川、貴州等地調入廣東前線的兵力,是敵人的十倍之多,而奕山卻不戰而降,在廣州城頭扯起了一面恥辱的白旗。更為可恥的是,奕山為了掩蓋丑相,又虛報戰果欺騙道光,說英軍進攻靖海門時,煙霧中忽見觀音神像,英軍遂不敢再擊。不難想象,有這樣的一根根朽木,清王朝怎能不地動山搖、傾覆倒塌。

魯迅先生曾說過:“我們自古以來,就有埋頭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為民請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人……這就是中國的脊梁。”今日之中國,之所以能夠創造世所罕見的經濟發展奇跡和政治穩定奇跡,迎來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,一個最為重要的原因,就是因為有一代代背負民族希望、勇于擔當使命的中華兒女作棟梁,才撐起了共和國這幢巍峨大廈。

“我們現在所處的,是一個船到中流浪更急、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時候,是一個愈進愈難、愈進愈險而又不進則退、非進不可的時候。”惟其艱難方知勇毅,惟其磨礪始得玉成。這個時候,是知難而進,還是畏葸不前,最能看出擔當。知責任者,大丈夫之始也;行責任者,大丈夫之終也。越是這個時候,越需要一大批能夠擔當任事、敢于攻堅克難的棟梁之材,大膽前行、劈波斬浪,涉險灘、破堅冰、攻堡壘,推動“中國號”巨輪破浪前行、揚帆遠航。

“為了黨和人民事業,我們的干部要敢想、敢做、敢當,做我們時代的勁草、真金”“擔當大小,體現著干部的胸懷、勇氣、格調,有多大擔當才能干多大事業”……犯其至難方能圖其至遠。干部成長無捷徑可走,經風雨、見世面,才能壯筋骨、長才干。不接幾個“燙手的山芋”,不當幾回“熱鍋上的螞蟻”,是練不出過硬本領的。只有經過踏平坎坷成大道的淬煉,方有斗罷艱險又出發的勇毅,才能做到關鍵時刻沖得上去、復雜局面穩得住腳、危急關頭豁得出去。

主辦單位: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

合作單位:南方新聞網

粵ICP備10233762號

[email protected]

投稿郵箱

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