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頁 > 清風觀瀾 > 文化 >正文

荷香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  日期:2019-10-18 09:16:40    

如今的箬源,號稱千畝蓮荷有些夸張了,七八百畝還是有的。

箬源村田少,且多是冷漿田,淤泥過膝。往年栽種水稻,產量低得裝不滿飯碗。幾年前,曹萬春從贛南廣昌回到村里,當上了村支書,成立了合作社,領著村民種蓮荷,當年便有了效益。原本一些觀望的村民紛紛入股參與,種植面積也從開始的百余畝,發展到如今的規模。

如果不是老班長三上廣昌,或許,曹萬春不會放棄廣昌的事業,回到箬源。

老班長名叫董其亮,其實并不老,不過在部隊是曹萬春的班長,現如今是鎮里的黨委書記。

當年退伍,曹萬春不滿足于守著幾分薄田,便去了廣昌,與幾個本地戰友一道種植蓮荷。廣昌種植蓮荷歷史悠久,每至盛夏,廣昌便是荷香飄溢,一派荷風盛世景象。而家鄉箬源,依然如故,甚至還被列為重點幫扶的貧困村。

董其亮先后來廣昌三次,說是看望老戰友順帶觀賞萬畝荷花蕩,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親不親故鄉土,曹萬春從心動到行動也不算奇怪。

曹萬春在廣昌種植蓮荷數十年,技術上沒得說,加上箬源的自然生態,荷花那是出奇的驚艷,產出的蓮子清脆而香甜。合作社是村委會和村民所有,曹萬春拿著幾千塊工資,比起在廣昌時差老鼻子了。但看著村民們數著鈔票,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,曹萬春也笑成了一朵花。

然而,如今曹萬春有些后悔了。

一封舉報信,反映曹萬春侵吞扶貧資金,購買蓮種、化肥收受回扣。縣紀委自然來調查。曹萬春倒也不緊張,身正不怕影子斜,有沒有問題心里清楚。調查結果出來了,子虛烏有。

吃苦受累都沒什么,但曹萬春受不了委屈。董其亮推心置腹,說作為黨員就要接受監督,群眾舉報、組織調查都是監督,目的是讓我們少犯、不犯錯誤。但曹萬春仍想不通,一封辭職信遞到了鎮黨委。

董其亮來了,與曹萬春一前一后,漫步在荷花邊的小道。兩人都不說話,沉悶的氣氛與周遭的景致格格不入。

箬源盛開的荷花,雖不似廣昌那般接天連日,但群山環抱,也是滿目凝碧、搖曳生輝。不遠處,有少男少女以荷花為背景,不斷擺著造型拍照留念。有社員在采摘青翠的蓮蓬,見董其亮與曹萬春過來,順手扔過兩蓬。剝開放進口中,滿嘴清香甘甜。

“嗯,味道不錯,與其他村的蓮子比起來,口感好多了。”

“那是,我在廣昌學的技術,能是一般人比得了的?”曹萬春自信滿滿。

“看這長勢,又是一個豐收年啊。”

“收成低不了,今年不會少于這個數。”曹萬春比了個手勢,“年底分紅,老百姓又是一筆不小的收入,村集體也有不少。”

走過一塊荷田,荷葉似有些枯黃,與鄰近荷田的青翠欲滴差別明顯。時常與曹萬春探討蓮荷種植,董其亮也學會了不少,便自言自語:“這荷葉怎么黃了,還不到季節呀!莫不是得什么病了?”

曹萬春扯下一片枯黃的荷葉,細細觀察:“是得病了。”

“什么病?”

“嗯,這種病學名稱之為腐敗病。先發生在藕節,然后使葉及葉柄萎蔫下垂,葉緣出現褐斑,嚴重的會枯萎而死。”

“要緊嗎?”

“只要是病,自然是要緊的。”曹萬春胸有成竹:“腐敗病是蓮荷的常見病,我心中有數,你就放心吧。”

“有你曹萬春,我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董其亮深吸一口氣,突然笑了,笑得讓曹萬春摸不著頭腦。

“笑什么,懷疑我的水平?”

“當然不是,我是在想。”董其亮止住笑,正色道:“宋人周敦頤曾在《愛蓮說》一文中,賦予了蓮荷纖塵不染、潔身自好的品格,而被作為清廉象征的蓮荷,竟然也會得病,還是腐敗病,難免有些感慨。”

曹萬春一聽,不由得心頭一震。

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的蓮荷尚且如此,更何況身處各種誘惑之中的人?得病很正常,關鍵要及早發現及早治療。”董其亮面帶微笑,眼睛看向曹萬春,“萬春,你說呢?”

(三石)

主辦單位: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

合作單位:南方新聞網

粵ICP備10233762號

[email protected]

投稿郵箱

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查询